Monday, October 5, 2009

辉。。。你已经有六年没有我们在一块欢渡中秋了。。。
满头白发苍苍的妈妈在中秋夜晚向着弟弟发牢骚。。。
2003年,弟弟离开了二十多年寸步不离的家乡到槟城念大学,犹记得爸妈那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,开学当天,我们还出动全家人护送弟弟到理大开学,美其名乃到槟城走走,其实是爸妈放心不下弟弟,以前我常常到槟城,每一次,我都会特地会一会弟弟,带他到外头吃东西,弟弟在念书的时候对饮食没有什么讲究,反而食物的价钱倒是放在第一位,所以我每次去找他,都会拉着他去吃一餐丰富的。。。
其实在外头生活,钱是非常重要的,那个时候我们家境不好,爸爸当一名小贩,日晒雨淋,风吹雨打,很辛苦地扛起我们一头家,爸爸不只是给予我们无微不至的照顾,最让我们感恩的是爸爸省吃省用,不舍得花费,把所赚的每一分每一毫都用来给予我们一个良好的受教育机会,当大哥的我,很开心在2003年大学毕业后工作了,可以和爸爸一起支撑弟弟妹妹念书以及家庭的开销。。。不过那个时候职场新鲜人的我起薪才一千七百。。。
弟弟也知道我们的处境,所以他是等到真的真的急钱用,才会拨电回家说,害羞不好意思地小声说,
妈,可以进五百元到我的户口吗?
我这个当哥哥的,每一次去找弟弟的会塞钱给他,有时候他硬硬不肯收,我就偷偷乘机塞进他的钱包里面。。。
不知不觉,弟弟大学毕业,我也工作六年多了。。。时光流逝真的很快。。。但是在这段光阴中,虽然和弟弟相隔两地,但是和弟弟的感情却和我们成长年代一样深厚。。。
现在,弟弟工作了,他是一名药剂师,和念书一样,他也是在外坡工作,是的,我们虽然不常见面,但是每一次我们见面,都有说不完的话题和生活经验和彼此分享。。。
今年的中秋节真的过的很不一样。。。

9 comments:

普普 said...

父母亲都很不容易,不过两个儿子都没让他们失望,一个是化学师,一个是药剂师,赞!

就算不回家,也可以打电话,哪怕是一句简单的“中秋节快乐!”

單眼皮男孩 said...

這一篇好感人...你對你弟弟真好.

自成 said...

普大哥,你过奖了 :) 以往的六年,每一年都是透过电话和让爸妈听听弟弟远在他乡的声音,所以今年的中秋真的很不一样 :) 玲也和我一起回家过中秋 :) 望大家都人月两团圆 :)

单眼皮
我就只有一个弟弟嘛 :)

Yean said...

奇怪,干嘛我哥不会塞钱给我?
诶,我认你当哥好不好?哈哈哈~!

你果然是个好哥哥~

自成 said...

Yean :) 我老妹也是常常向我讨零用钱 :)

yinghei said...

你是一位好大哥,
我只有和我妹吵嘴的份儿,惭愧惭愧。

自成 said...

我和我弟弟和小妹妹感情特别浓恰 :) 和大妹妹就比较生疏 :) 也常常吵 :)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嘛 :)

ah hun said...

哇~你们家还真厉害,出了两个“大师”......

我哥也没给我钱用......

你弟弟6年没回家庆中秋。我也算算......唸书时在东马三年,加上过后的八年,十多年了!!!天啊~

自成 said...

hun :)

那里的大老师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