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November 26, 2017

Tuesday, June 14, 2011

忙里偷闲

凝望着锈迹斑斑的笔,仿佛已淡记当初握笔在手的感觉,曾经那么着迷的文字,如今真的变得那么遥远,是生活忙碌的步伐已经改变了我,还是我已不是当初的我。。。偷偷地望着天空,忙里偷闲中。。。

Friday, February 11, 2011

懒惰

最近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,分秒飞逝,不知觉间溜走,尤其是和家人朋友相处的时间,真的就在眨眼呼吸间,因此格外珍惜彼此相处的机会,很快的,年又过去了,不晓得何年何月在和大家相见,千万不要下回见面在明年,其实大家都生活在左近,说忙碌,倒不如说懒惰,大家都被惰性征服,今年,真的好想冲破惰性的枷锁,真的好想和大家多点见面,喝喝茶,聊聊天。。。

天公诞快乐

祝各位福建籍贯朋友天公诞快乐,感恩 :)

Thursday, February 3, 2011

过年

小孩子都渴望过年,但是大孩子的我却比小孩子更加期待过年,期待一家人开开心心共聚一块吃团圆饭。。。不管我们在人生道路上跑得多远,家,永远是我们一辈子的摇篮,孕育着我们成长,偶尔当我们的避风港,愿大家在过年期间,多陪伴家里的爸爸妈妈。。。祝大家新年快乐,身体健康,万事如意,一帆风顺,财运亨通,步步高升,笑口常开

Friday, November 26, 2010

新工

源主开新工三星期了。。。真的好压力,在之前的公司太久了。。。人对改变真的显得很抗拒。。。还需要时间适应。。。

Friday, October 8, 2010

桃花栈


欢迎客官乘上马车,紧捉扶座,赶月追风带您策驰,既黑且静的深夜相思草原,遥望远处冒火烟囱,是的,马车直达挂灯接彩的桃花栈,今夜,桃花栈,烟花升天,炮竹落地,各处角落洋溢着桃花窑陈酒忘情的味道,对不起,客官,这里没有您要的山珍海味,不过厨子却特意为大家烹调了这几样人情味,欢迎大家回来,源主好久没有那么开心写意了,希望在下周,源主会愿望成真,心想事成!快!酒冷了!敬大伙儿一杯!

Wednesday, October 6, 2010

期待

今天充满期待,但是等待的结果需要下周再次努力才知晓。。。

Sunday, September 12, 2010

安顺

安顺的夜晚,真的好宁静,没有都市的丁点喧哗,走在月色轻洒在谧静大地上,拖在我身后的影子,显得那么孤单。。。

Thursday, September 2, 2010

赣州

我到赣州公干,赣州是个位于内陆的中级农业以及治金城市,赣州市分别为章江和贡江围绕,大家注意,把'章'和'贡'连接起来就是'赣'了,因此在赣州特别多桥梁,由于两江围绕的独特地形,因此赣州市在宋朝成为了易守难攻的坚固军事要塞,当年的城墙,如今依然傲立在章江和贡江旁,向每个旅人诉说当年的辉煌,站在城墙上遥望,摇身一变成为了大宋名将,手下儿郎以鲜血捍卫了大宋的锦绣河山。。。
其实我蛮喜欢这个地方,它,虽然没有其他蓬勃发展都城的喧闹,却是却有不失童真的真诚,许多人的都不会吝啬地把笑容给挂在脸上。。。

赣州足迹

Thursday, August 26, 2010

大家安好

回来了,在中国上不了面子书,到不了部落格,真的好不习惯,终于回来了。。。大家可安好?

Thursday, July 29, 2010

观音菩萨成道日

明天是农历六月十九,是观音菩萨成道日,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,希望大家能够尝试明天吃素,尝试守五戒,不杀生,不偷盗,不邪淫,不饮酒,不妄语,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,诸恶莫作,诸善奉行

Friday, July 16, 2010

夜品资治通鉴

昨天深夜品读资治通鉴,
可怜李斯,横扫六国,打造大秦千古一帝,可惜临老被太监所害,满门抄斩,聪明一世,老来糊涂,
可惜项羽,四楚霸王,无奈误信谗臣,自断臂膀,落得自刎乌江,可怜收场
可叹韩信,纵横沙场无敌悍将,老来落得狡兔死走狗烹可怜下场,棋差一着被皇后先发至人,功败垂成,糊涂收场

认识历史,知道过去,数千年文化的累积,照就了炎黄子孙的我们,过去之事,明日之师 :)

Thursday, July 15, 2010

曾经沧海

昨夜与一好友聚餐,自从调职之后,有两个多月不曾见他了,远远望他,真的沧桑落寞了好多,近近看他,显得无比憔悴,不晓得那是由北马风尘扑扑赶来的疲惫,仰或些许不为人知的尘淹往事,时光流逝,转瞬又一月,转眼又一年,当年的人与事,硬硬地被流沙给掩盖了起来,结束,也许是一种开始,随着岁月的流转,慢慢懂得去质疑,王子公主般的梦幻爱情结局,是否依然存在?那一段的曾经沧海,如今却换来数不尽的忧愁无奈,不是说两情相悦,定要执子之手,就算白头偕老,也不一定你浓我浓。。。
忘记沧海,删掉无奈,
那个人,已经不在,
这份情,细收心海,
请保持期待,属于你的人,快要现身出来,

自成
献于吾友

Wednesday, July 14, 2010

下雨

中午的雨,诮来丝丝凉意,
傍晚的雨,带来无限唏墟,
虽然我已淡忘你的离去,
但是却总在下雨天想起了你,
怪当初我留不住你,
怨当年你狠心离去,